第174章 挪动的床

?热门推荐:
????他抹了把脸,觉得生活真他么的太难了。

????怎么从前从来没觉得?

????陈莫菲有些等着急了,见他从单元门里出来,裹了一身的凉气,拉开车门。

????“冷吧?”她问。

????“还行。”流年倒真没觉得有多冷。

????“怎么样?”陈莫菲问。

????“没联系上,不过我刚才问过了邻居。”流年说。

????“邻居怎么说?”陈莫菲问。

????流年习惯性从车抽屉里摸出烟来,刚想点,意识到自己的老婆是个孕妇。于是又把烟扔回原位。

????“出事儿了?”她问。一定是有事儿,她太熟悉流年,更何况干了这么多年的销售,早惯于观人于微。

????“出了什么事?”她问,语气尽量平静,她不想给流年太大的压力,这男人显然没有她的承受能力强。

????男人确实晚熟,她以为自己一直以为爱流年,不,现在也爱,不,或者,她爱上的其实是多年前的流年,或者,多年前的自己跟流年才般配,而现在,噢不,也许早在许多年前,他们两个的人生就已经南辕北辙,是她对那段感情有执念。

????而流年,对那段感情有歉疚。

????流年仍旧在犹豫该不该和盘托出。

????陈莫菲伸出手来,握住他的手,语调温柔“说出来听听看。”

????流年看了她一眼,不跟她说他又能跟谁说呢?

????“邻居说,看到康家的人半夜过来。”

????“康家的人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流年凝紧眉心,“我不明白那对租客为什么会跟康家的人扯上关系。邻居说,那对年轻人根本没来住过。”

????“没来住过?”

????“最关键现在我们把房子租给了对方,又不能自己打开房门去里面检查,真私自进去了,被人发现尴尬不说,会很被动。”

????陈莫菲心往下沉,心里说,估计康家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拿到的东西,看来康老爷子真有把柄在自己公公手里,可惜的是----死无对证。

????“别想了。”陈莫菲拍拍流年的手背,“如果真有所图,我估计他也一定得偿所愿了。那就别想那些徒增烦恼,原计划吧,继续卖房子,离开这里,一切也就都结束了。”

????陈莫菲不知道这叫不叫逃避,也许吧,然而有时人是要学会自欺欺人,这样日子才能好过一些。

????流年抽出自己的手来,无力感,排山倒海的无力感,康若然父亲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,然而他几乎让自己家破人亡,他身为人子

????流年伸手抹了一把脸,告诉自己不要太过脆弱,然而他眼眶仍旧是红了,喉头发紧。不能哭,他是个男人。他告诉自己,然而越是这样强调,他愈发的觉得心里头难过。

????陈莫菲侧过身体去搂他,他抱住陈莫菲。隔了半晌,“电话怎么办?”流年沙哑着声音问。

????“报警,然后叫开锁匠来,正好协议在车里,有第三方在场,证明我们确实是因为情况特殊才出此下策。”

????流年“嗯”了一声,在驾驶位坐正,掏出电话来报了警,没一会儿警察过来,流年这边也找好了开锁的,警察核对了相关信息,锁匠打开门,手机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。

????“啊哟,”陈莫菲皱眉,手扶着腰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流年一脸紧张,可能是连日来太过奔波了,又或者是她在跟那姓陈的工头交涉的时候动了胎气,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快,扶她进房休息一会儿,我们不着急,如果有紧急情况赶紧送医院。”

????“是,”陈莫菲看起来十分虚弱,“我先躺一下,刚才肚子痛得厉害。”她喘着气。

????有一个警察看了一眼她的肚皮,“不是快生了吧。”

????流年把她扶进卧室,那是流年父亲生前的卧室。

????“怎么样?还疼吗?”他问。

????陈莫菲轻轻掐了他一下,流年何等聪明,马上领会到妻子的意图。

????“你先在这房间里休息下,我去看看有没有热水,脚抽筋不?你先别动,躺会儿稳当稳当。”

????两个警察也连连称是,流年将两名警察让至外间,自己去烧水,边进厨房边说,“真不好意思,还得连累二位。没办法,这两个小房客咱也找不到。”

????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讲究个性,从心所欲。”一个说。

????“没事儿没事儿,主要是孩子大人都没事儿。”另外一个附和。

????流年找来水壶,故意把响动弄得很大,大门开着,邻居老太太又过来,这下更热闹了,老太太跟警察说话,捧着唠了几句便回去了。

????陈莫菲等听见客厅有不间断的人声,小心翼翼的起来,大气不敢喘,仿佛气儿喘粗了都能让人听见似的,她环顾四周,一切跟他们收拾房间之前没什么两样,房间里所有东西都被清理了,根本没地方可以收藏所谓的证据,那那只老狐狸为什么要假借他人之手把房子租过来?

????单纯的怀旧?

????打死她陈莫菲也不信,她眯起眼睛来,衣柜?不会。衣柜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翻了两回底朝上了,更何况房子租给别人前里面的东西她跟流年又重新检视了一遍。还有哪里可以藏东西呢?她竭力回忆,客厅、厨房、主卧,她晃晃头,一点儿头绪都没有。

????沙发?沙发挪过了,沙发垫子他们重新整理了,主卧的床厢他们也打开一一清理。

????陈莫菲发现流年父亲生前卧室里这张床被人挪动过,因为房子是要出租,所以重新整修也没大费周章,所以两个卧室的床都没动过,再而且当时陈莫菲怀着孕,流年说,家里有孕妇不能随意挪动床,所以两张床都没挪动。

????但是现在那床显然被人挪动过,因为有将近寸许的地板颜色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样。

????可当时床厢里她跟陈乔也检查过了呀,陈莫菲想不到,哪怕她肯再往前做一步,把那张床挪开,事情也许就会不同。

????不过现在那些所谓的证据在康老爷子手里,康父也不十分确认流念留了一手,不过得知他们想走,得知那房他们卖不了,想往外租,便花钱找了两个中间人把房子租了下来,租下来他去那间房子里看看到底姓流的那个老儿会不会真留下什么,结果,真有发现。

????康老爷子拿着那些所谓的证据想,天助我也。是你们姓流的不仁在先,连老天都看不过去。

????证据到了他手里,当然第一时间付诸一炬。

????斩草除根,他为人行事一向如此。不留后患。

????水烧开了,流年额上冒了汗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,然而心脏紧锣密鼓的敲个不停,他倒出一杯水来,跟两个警察寒喧两句,两人以为他是第一次要当爹紧张,其中一个年长的还安慰他,说没事儿,要生了也不妨事,我们帮你把她送进医院。

????流年笑笑,推门进了卧室,两个警察也跟着起了身,但只走到门口,门开着,陈莫菲对流年使了个眼色。

????“好多了。”她虚弱的笑,侧过头,目光越过自己的丈夫,“两位辛苦了,孕妇,没办法。”

????“没事儿没事儿。”两人几乎齐声,“能走吗?”

????“喝口水,坐一下,能。肚子还有些抽筋似的。”

????“那感觉我懂,”年长那位跟年轻的那个低声分享,“我老婆怀我儿子的时候也是,说是孩子在肚子里转筋呢,应该是快生了,三天后就搅病了,到医院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。”

????两人低声笑着。

????陈莫菲喝了口水,靠床坐了一会儿,起身,流年扶着她。

????“真没事儿了?”对方问。

????陈莫菲扶一手扶着肚子,笑着朝两人摇摇头,“太不好意了,耽误你们了。”

????两个警察也跟着客气了两句,几人一同朝外走,关了门,警察开着警车先走了,流年扶陈莫菲上车。

????“那屋的床被动了,除此之外我倒也没发现什么,我记得那时是看了床厢里,还是跟陈乔一起看的,我身上不方便,所以当时没挪床,当时挪了床就好了。”

????“别那么想。”流年关上车门,绕过车头,跑到驾驶室,拉开车门。

????“也许他们也是无功而返。”

????陈莫菲靠在车椅上,屁股往下出溜一点儿,唯这样才觉得气儿能喘得匀乎一些。

????“有没有发现咱恐怕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了。算了。”

????流年发动车子,陈莫菲系好了安全带,车灯闪过黑夜,风在暗色里拂过树梢,楼里几户人家还没有睡,应该说,大多数人家还没有睡,窗户里或者阳台里亮着灯,陈莫菲最后看了一眼流年家的老宅子,那窗户、阳台里黑洞洞的,死气沉沉,她叹了一口气,车头调转,出了小区的大门,上了马路。

????没几天给老爷子烧了三七,三七过后是五七,五七过后又是七七。一天又一天,时间滑得那样快,像手滑过丝绸,联系工作的事儿并不顺利,老家的各个部门都没有空缺,这里单位倒是肯放流年的,只待他联系好接收的单位。那边有了调令,这边应承了一准立马就放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