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6章 老大,我差点让人给毙了

?热门推荐:
????也就是车子才刚发动起来,从旁边突然冲过来两个人,掏出手枪对着车子就不住扣动扳机。

????“碰碰”的枪声不断响起,两个小弟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被射死在车里。

????车子失去控制,撞在旁边一棵树上。

????两个枪手没有停留,马上离开现场。

????车子撞在树上,发出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荷兰辫在店里听到,急忙跑出来。

????结果荷兰辫发现,两个小弟全都死了,车子的引擎盖已经瘪了。

????突然发生这么一阵枪击,周围发出惊恐的叫声,但因为过程实在太快,周围行人竟然都没注意到枪手。

????“艹!”荷兰辫还是机敏的,急忙躬身躲在车子后面,探头向周围看去,唯恐枪手还没离开。

????荷兰辫毕竟是出来混的,第一时间就看出怎么回事。

????枪手的真正目标是荷兰辫,但荷兰辫下车是烧烤店大门那一侧,也就是说,从其他方向看不到荷兰辫下车,因为被车身给挡住了。

????荷兰辫下车之后,车子开动起来,枪手以为荷兰辫就在车上,才冲过来开枪。

????因为这辆车贴着反光膜,所以枪手看不到车里到底几个人。

????荷兰辫马上打电话给任侠:“老大,我差点让人给毙了……”

????任侠沉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????荷兰辫把事发经过说了一遍: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????“你是出去跟朋友吃饭?”任侠急忙问:“你和小弟身上带家伙了吗?”

????“没有。”荷兰辫一个劲摇头:“我们哪想到被人截杀!”

????“喝酒了吗?嗨药了吗?”

????“都没有。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任侠松了一口气:“报警。”

????“报……警?”

????“你不愿意?”

????“不是不愿意,我就是觉得吧……”荷兰辫长呼了一口气:“江湖恩怨,江湖了断,我是根本没想到报警这事儿。”

????“当街开枪杀人,这可是严重犯罪,当然要交给警察处理。”

????“好!”荷兰辫只要能自己保命,报警也无所谓:“我马上报警!”

????“你现在哪里?”

????“就在我店门前。”

????“我马上过去。”任侠叮嘱:“在我到之前,不要离开,也不要跟任何人联系。”

????“我想把小弟全都叫过来。”

????“绝对不行。”任侠摇了摇头:“到目前为止,你只是受害者,案件经过很简单。但如果你的小弟全都过来,变成社团聚会,性质就很难说了。”

????荷兰辫想了一下,还真是这个道理:“我知道了。”

????“我到了之后,不会露面。”任侠告诉荷兰辫:“但我会暗中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????只要任侠能来,荷兰辫就放心了:“谢谢老大。”

????“警察到了之后,会先给你做个笔录……”任侠想了一下,又道:“如果你确实不放心,需要小弟保护自己,至少也要等做笔录回来。”

????荷兰辫点头:“还有呢?”

????“等你从警局回来,咱们在你店里开会……”任侠一边说着,一边匆匆去提车,准备前往丰东区:“我会给大家打电话。”

????荷兰辫除了点头不会别的:“明白。”

????荷兰辫按照任侠的吩咐,放下电话之后,就拨打了110。

????从报警到警察赶到现场,荷兰辫一直躲在车子后面,片刻都不敢离开。

????至于那两个枪手,没有再出现,早就逃走。

????警察到达现场之后,立即拉起警戒线,对现场进行勘察,然后把荷兰辫带回去做笔录。

????就像任侠说的一样,整个过程,荷兰辫完全无辜,只是跟两个兄弟出去吃饭,结果半路就被人截杀。

????荷兰辫先前约好的朋友,也能证实,确实跟荷兰辫有个饭局,大家只是坐一起聊一聊,没有其他。

????虽然荷兰辫是社团成员,但警方找不到证据证明,荷兰辫在这一起案件中,需要承担任何责任。

????于是,警方让荷兰辫提供仇家名单,说出曾跟什么人有恩怨,对这些人作为嫌疑对象进行调查。

????荷兰辫倒是不客气,把跟自己有点过节的人,全都给交代出去了。

????不过,这个名单其实很短,因为和宏利在任侠指挥下已经统领整个丰东区,可以说和宏利在丰东区已经没有对手。

????再加上和宏利基本上不离开丰东区,也就是去一下酒吧街,在外界也没什么冤家。

????荷兰辫过去倒是跟不少人有梁子,然而这些人如今已经都被扫灭,整个丰东区最近海不扬波,连荷兰辫自己都想不到谁有嫌疑。

????毕竟这是重大凶杀案,所以警方用了很长时间,等到做过笔录,已经是后半夜。

????荷兰辫回到自己店里,任侠带着其他人,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。

????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苏逸辰看到荷兰辫,率先发问:“到底谁要干你?”

????荷兰辫一脸茫然:“我不知道呀!”

????薛家豪也来了,毕竟如今也算是和宏利的一员:“你好好想一想,最近是不是挡了谁的财路,或者说什么话得罪了谁!”

????“都没有。”荷兰辫一个劲摇头:“虽然我的生意眼下确实有点多,但也都是和宏利自己地盘上的,跟谁都没抢过生意。再说了,我天天在丰东区,根本不出去,也没机会的最外面的人。”

????苏逸辰冷笑一声:“那么为啥好端端的有人对你开枪?”

????“你这是怪我喽?”荷兰辫很是不服气:“出来混的,本来就是刀尖上舔血,谁知道有谁想干死自己!”

????薛家豪赞同的点了点头:“这话倒也没错,出来混的,对手多是都在暗处,谁也不敢肯定,下一秒钟什么人要砍死自己!”

????荷兰辫的一个小弟提出:“会不会有人想要抢和宏利的地盘?”

????“有这个可能。”苏逸辰赞同的点了一下头:“咱们和宏利的生意越做越大,每天都自动有钱进来,肯定有人看着眼气,想要在丰东区插支旗也说不定。”

????薛家豪叹了一口气:“要是这么说的话,大家最近要把眼睛放亮点,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。”

????苏逸辰进一步补充道:“还有,大家尽量不要单独出门,不管干什么都结伴。”

????荷兰辫提出:“我这买卖咋整?”